金融

运营商换帅难解转型矛盾

2019-05-15 07:35: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时隔11年之后,3大运营商的再次轮岗。8月24日上午,中组部向三大运营商宣布任命,工信部副部长尚冰出任中国移动董事长、党组书记;原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退休。同时,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与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互换工位。

11年前,王晓初从中国移动调任中国电信,担任总经理,常小兵则从中国电信调任中国联通出任董事长。而当时的联通董事长王建宙,则调往中国移动,任职集团总经理。

多年的掌舵生涯足够新任知彼知己,但如今的电信行业,并未给他们留下多少增长空间。2004年的中国电信行业尚处于增长期,用户年增速接近70%,运营商也被大众视为高福利事业单位。而今,三大运营商业绩步步下滑、用户增长停滞、中高层骨干陆续离职。而新任的运营商,似乎也深陷转型压力。

运营商并不惨?

在整个资本市场上,运营商的处境其实并没有那么糟。

2004年至今,电信行业经历了2008年的行业重组,2G、3G、4G的技术革命,以及电信行业向民企开放等市场、政策变革。这种情况下,电信业被视为国企改革的先锋军。

2004年至2014年,移动用户数从3亿左右增长至2014年底的12.8亿,涨幅327%。同时,中国电信行业业务收入从5000亿元增长至11541亿元,涨幅约130%。

虽然运营商、短信业务被等互联工具冲击,使用量、收入均已下滑,但用户使用互联运用带来的流量收入足以弥补这部份损失。2013、2014年,运营商每一年短信、收入减少约200亿元,但流量增收超过400亿元,实际上变相推动了运营商从话音向流量的转型。

2004年底至今,三大运营商市值之和,从6359亿港币,增长至今天的23772亿港币,涨幅274%。其中,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市值涨幅分别为63%、295%、235%,均超过同期香港恒生指数涨幅。2004年底,恒生指数约14000点,2015年8月24日,恒生指数21251点,10年涨幅约50%。

而且,需要指出的是,即便是近一年里两次交出糟的财报后,运营商股价仍未有明显跌幅。2014年年报、2015年半年报中,三大运营商的收入普遍下滑,甚至中国联通还在2015年上半年流失了千万用户。但相比于2014年底,电信、联通市值虽有波动,但基本持平,中国移动市值还保持增长。2014年底,中国移动股价87港币,2015年8月24日,中国移动股价92港币,其间,该数字一度到达120港币。

虽然进入增长瓶颈,但2015年上半年,三大运营商共实现净利润752.7亿元,平均日赚4.18亿元,依然是赚钱机器。

近日,花旗银行发布报告,认为中国移动盈利能力明显,对中国移动维持买入评级,并且将目标价从115港币上调为120港币,比目前股价高出30%。资本市场对运营商的态度,与普遍唱衰的媒体截然相反。今年1月,花旗银行对中国联通也评级买入。

员工降薪

其实,运营商一点也不惨,惨的只不过是运营商的从业人员。近一年来,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的运营商人士曾如是告知。

作为赚钱机器的运营商实际上是一个十年不涨薪的企业。2001年,中国移动正式员工3.87万人,薪酬总额69亿,人均年薪酬17.8万。2014年,中国移动正式员工24.2万,薪酬总额368亿元,人均年薪酬15.2万。而且,在此期间,中国移动正式工年均薪酬从未能超过2001年,始终徘徊于15万左右。2014年,电信、联通正式员工平均年薪酬均为15万左右。

之前的公积金、节假日福利、各种补贴,现在也全部取消了。来自三家运营商的人士均告诉:而且,近两年,运营商一直在降薪。2015年7月,中国移动启动降薪方案。方案显示,中国移动二级正以上官员年薪将降50%,各省公司班子成员降40%,处长一级管理人员降20%。

比起工作十多年的正式工,大量工作在一线的劳务派遣工、外包工,收入还要远低于正式工。以中国移动为例,2007年,劳务工平均年薪酬约2.84万元,而正式工则为14.8万元。近年来,劳务工薪酬虽有增长,但仍然低于平均水平。目前,中国移动劳务工数量约24万,主要散布于营业厅、客服、络维护等工作场景。

两位为运营商提供人力管理咨询的分析师向泄漏:近两年,由于KPI要求苛刻,辽宁、河南、山西等省份,都出现过数次员工罢工、维权事件,但都被压下来了。根据中国移动公然资料显示,每年正式员工离职率低于1%,但劳务工流失率接近30%。

2015年,中国移动在全国各省启动大规模劳务工转正,但大部分劳务工转正后薪水不升反降,普遍降薪10%,来自山东、山西、福建等多地的劳务工告诉:10年前,我们每个月拿,现在依然如此。

日赚4亿的赚钱机器与员工降薪构成了明显反差。

对标互联

事实上,向互联转型,才是运营商数年来的战略目标。固然,对标互联公司,也正是运营商被持续唱衰的原因所在。

在2004年运营商轮岗时,恰逢中国互联企业的突起。2004年5月,腾讯港股上市,市值82亿港币。2005年,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开市收入股价上涨385%,市值到达40亿美元。

当时的百度、腾讯体量不足运营商1%,2004年,腾讯年收入11亿元,百度年收入仅1.19亿元。但2014年底,腾讯年收入238亿元,10年增长近22倍,百度收入490亿元,10年增长410倍。

而且,2004年底至2015年8月24日,腾讯市值从82亿增长至12370亿,市值约为中国电信20倍,10年市值增长近149倍。而百度市值则从40亿美元增长至530亿美元,增长超过12倍。

早在2005年,王晓初就任中国电信之初,就提出了向综合服务提供商转型的战略规划。同时,3大运营商均在视频、音乐、电商、游戏、地理定位、物联、移动互联应用等领域开始布局。乃至,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电信在浙江布局电子商务时,阿里巴巴还停留在公司黄页阶段;如今的腾讯帝国,当初还要依靠中国移动的移动梦寻求生存发展。

但上述运营商的业务均以失败告终,运营商用一次次的行动证明了自己在互联时代的创新乏力,运营商的基因、体制并不合适业务创新。

为此,王晓初曾陆续提出了去电信化、市场化、差异化、化小核算单元等一系列管理改革举措。中国移动也通过设立独立子公司的方式,去实践互联业务。

运营商的体制并不只有运营商本身,很多还是源自国资委对运营商的硬性要求。数位运营商高层举例介绍,运营商的财务、采购、薪酬、员工管理、收入考核等指标都需要满足国资委的要求,而这些要求是为了避免腐败滋生、国有资产流失、人心不稳等问题,这些体制问题,几乎看不到打破的可能,但他们确切局限了运营商的创新、发展方式。

领导轮岗,丝毫不能改变这些限制,即便是重组、合并,也不可能。接受采访的运营商人士均表示:重组,并不会给现状带来甚么改变。其中一位联通人士介绍:今年以来,省公司很多中层、一线员工都被重组冲击了,大家都在打听如何重组。但现在,基本也都想明白了,重组又如何?市场不会增加,待遇也不会涨。

痛经是由什么原因引起
月经后期腰疼吃什么
痛经是怎么回事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