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社团组织去行政化后如何走好

2018-12-07 02:15:13

社团组织“去行政化”后如何走好?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加强社会建设,必须加快推进社会体制改革。围绕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管理体系,加快形成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现代社会组织体制。”

继去年年底广州就社会组织“去行政化”草拟《社会组织管理办法》,明确提出“现职公务员禁入社会组织”。1月23日,省委组织部、省监察厅、省民政厅联合发布《关于清理规范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兼任社会团体领导职务的通知》, 至此我省也迈出社会组织“去行政化”步。“去行政化”意味着社会组织要扔掉“拐杖”, 其发展之路该如何走?近日带着有关问题专访了省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方爱生。

“行政化”的时代烙印

在我国,习惯性将非政府组织、非营利组织、第三部门称为“民间组织”, 包括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和基金会三类。社会团体组织则包括各类协会、各类学会、各类商会、各类联合会、各类促进会、各类研究会和各类联谊会。

从“民间组织”到“社会组织”概念演变,方爱生说,这种定位的转变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 而两者的关系,就是经济越发达的地区,社会组织的社会性就会越充分。

据省民间组织管理局统计,至去年年底,我省共有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21912家,其中社会团体9397家, 在职副厅级以上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在126家社会团体兼职。

对于党政机关领导干部社会团体兼职现象,方爱生从源头回溯。 他认为,现在的“去行政化”正是因为当初的“行政化”。

“建国初期,党政领导干部兼任社会团体领导职务是为了提高社会团体的影响力、公信力和号召力,便于集中组织社会力量开展某一方面的研究。 ”方爱生说,“毋庸置疑的是,这样的兼任在一段时期内确实发挥了积极作用。”

“去行政化”意味“断奶”

社会组织缘何要“去行政化”?方爱生说,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诸如此类的兼职现象暴露出很多弊端,主要是不利于贯彻政社分开的原则,不利于社会团体充分体现其社会性特点,更好地发挥社会团体作为法人的独立作用。

“在当前全面深化改革的大旗下,社会团体组织‘去行政化’只是其中的一个‘小扳扣’,但却能够开启一个全新的公共服务局面。”方爱生说,政社分开要求人员、活动、资产、场所和机构人事统统分开。

政社分开考量着“去行政化”后的社会团体组织将如何自谋生路。方爱生说:“对于一些社团来讲,财务独立意味着先要‘断奶’,逐步产生自身的‘造血’功能,而在这一过程中,也会实现社团的优胜劣汰,这对于统筹和利用社会资源是有好处的。”

特色活动考验组织生命力

“去行政化”后的社会团体组织如何在市场中立足?方爱生认为, 需要给社团组织“贴”上“保护膜”,就是建立健全社团管理法制。只有在完善的法制环境中,社团组织才敢放手一搏。 社团组织信息也应该透明化,将其置于公众视野进行监管。

长期以来,我国对社会团体实行登记管理机关和业务主管单位双重负责的管理体制。我省今年有何新举措? 方爱生说,今年将在2012年下发部分社会组织直接登记试点文件的基础上,落实“四类”社会组织直接登记工作,于6月底前出台直接登记管理办法, 实行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等社会组织直接申请登记。

未来社会团体组织发展之路该如何走? 方爱生答道,要通过制定政府购买服务目录并向社会公布,建立长效机制、激励机制,鼓励社会组织积极参与。

他认为,政府购买服务能有效提升社会组织服务社会的能力。而公共服务的提升将为社会组织发展起到导航作用。

如何实现这一目标? 他说,一是要理念创新。社会组织管理机构和社会组织都要根据时代的发展、社会的发展来调整和更新理念,提升自己的地位、能力和发展空间; 二是要思路创新。社会组织建设和管理要与国家的大政方针合拍;三是要活动创新。活动是对社会组织激发生命力的切实考验。

他说,“社会组织要积极开展政府办不好、顾不上的活动,开展有特色的活动,为社会发展传播正能量。”

雷击浪涌
淀山湖清水蟹
捕鱼注册送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