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

上海探索人情味弹性收编夜排档

2019-05-16 07:54: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海探索人情味“弹性收编”夜排档

小小一个夜市背后,牵涉到摊主、居民、食客、政府各方面利益的博弈。在晨报对夜市样本的调查中,已充分证明了市民对夜市的需求与情感,以及摊主迫切期盼被纳入管理的意愿。把夜市管起来,显然需要更多的智慧、手段与成本,也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在政府管理向政府治理转型的时代,怎么用创新的手法管夜市,是城市管理者面临的一道考题。

夜市文化能带动旅游

一辆小推车、一个大炒锅、几张小桌凳……一边,夜排档周围居民谴责着夜排档带来的污染和喧嚣,一边,夜间出来“觅食”的人又享受着这样的轻松与随意。

上海市食安办、上海市食药监局曾经多次对夜排档进行调研,结果发现,夜排档的存在有“民意土壤”,夜排档是占道扰民、群众意见很大的被整治对象,但同时也是群众食品消费和娱乐的场所。特别是夏季,“夜排档”的风行已形成“夜菜经济”。

社会学者顾骏的意见是,“不要单盯住该不该取缔(夜市)这个问题不放,而是要考量管理者的能力问题。”他说,全世界很多城市都有夜市,在上海应该也能存在?他认为要给民间的自发行为留点空间,政府的职能是服务,而不是管制,应该创造条件让老百姓的需要得到满足,“不要管得太死”。

上海市政府参事、社科院社会学研究员卢汉龙同样反对“一刀切”的管理模式。“不同人对夜市的需求是不同的,有人喜欢,有人讨厌。要获取一个平衡,就应该疏堵结合。”卢汉龙表示,在市中心对环境、交通产生影响的不规范夜市,应该严格禁止;但在城乡结合部,当地居民有需求的地区,可以采用集市管理的方式,城管部门严格执法,保障其环境卫生。“台湾、东京等地的夜市,因为管理到位,已经发展成城市的夜市文化,能推动旅游,是一大消费卖点。”

台湾夜市声名在外

卢汉龙提到的台湾夜市,确实已经声名在外。在台湾,夜市非常普及,仅在台北就有士林夜市、宁夏夜市、饶河夜市等。这些夜市不仅提供了丰富的“古早味”美食,在硬件和软件的管理上都比较有序。(注:“古早”是闽南话,就是古旧、有年头的意思。新东西层出不穷的当下,这个词击中了我们心底的柔软之处。古早宣称的是不变,是货真价实,是秘法。)

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胡兴中是台湾人,他告诉,士林夜市通常下午两点多开门营业,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1点多。夜市设在闹市区,周围有很多居民。士林夜市是一个区域,均是设在建筑物内的固定摊点,没有流动摊贩。摊位的准入基本上实行招投标方式,经营的摊主需要交纳一定的管理费用。

法规明确摆摊范围时间

台北夜市的开设依据于《台北市摊贩管理治置条例》,该条例详细规定台北市那些地方可以摆摊、那些时间可以摆摊。按照规定,只要是符合条件的民众,在已有市场内摆摊设点,都必须申请营业执照。

上海对摊贩管理的立法起步较晚,2012年,为了整治无证无照摊贩,本市出台《上海市食品摊贩经营管理暂行办法》,但当时这部法规的思路已经为“留点空间”开一道口子。“‘有效疏’和‘严格堵’,在满足市民餐饮需求的同时规范食品摊贩,使之符合食品安全和城市环境的要求。这是当时上海的权宜之计。”一名相关负责人透露,根据办法,各街镇划定一块固定区域,早餐摊贩向所在街镇备案,并颁发临时经营“公示卡”,写明摊贩每天营业的固定时段、固定地点,以及摊主照片。据此,这些摊贩有了“合法身份”,市民也可以吃到放心“路边摊”。过去一年,全市已派发5700多张“公示卡”。

不过,这5700多个合法“路边摊”全部是早餐点,目前还没有一个合法夜排档。“《上海市食品摊贩经营管理暂行办法》同样适合夜排档管理,但是一直没有用这种模式来推进夜排档。”在市食安办副主任顾振华看来,夜排档和早餐不一样,“早餐大多不起油锅,不喧闹,夜排档食品的种类却多得多。”

摊主自治人人守规

卢汉龙建议,夜市治理可以吸收台湾经验,加强摊贩的自我管理,或成立“自治委员会”。

台北夜市普遍倡导“自治”,摊主都有约定俗成的自我管理机制。台北各夜市的摊主都成立了自治委员会,在促进夜市卫生、规范方面作用很大。台北士林夜市自治委员会组织完善,与市场管理处相对独立,甚至有自己的发言人。

在台北另一个大型夜市——宁夏夜市,百余家摊铺一字整齐排开,路面干净,桌椅整齐,餐具洁净,商贩大多统一穿着印有“宁夏夜市”字样的服装。宁夏夜市观光协会是一个自治性的组织,夜市的所有摊贩都是协会的会员。根据宁夏夜市《摊贩管理计划》,专任清洁人员需在每日夜市收摊后,清扫宁夏路地面及附近小学步道。

“摊贩们自己形成一个组织,地方社区和居民也派代表,共同成立一个管理委员会,加强商贩们的行业自治。”卢汉龙说,夜市的管理考验的不仅是城管等部门的执法能力,也考验着摊贩们的自理能力。

[成功案例·虹口新尝试 ]

“早餐晚吃”正规军击退“黑暗料理”

“我的豆腐花好了没有,快点哦!”、“九块粢饭糕,打包!”晚上9点半,尽管室外温度直逼0℃,但是东体育会路、东江湾路路口的三角地荣昌菜市场内的“清美餐饮”却是一片繁忙。五六个人正排队等豆腐花,一边的餐桌上则是就着豆浆吃蛋饼、粢饭糕的人,店内一派热气腾腾。注意到,其他地方的大排档光顾的大多是年轻人和外来务工人员,但来这里吃夜宵的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各年龄层次都有,还有一家三口一起来吃的。

市民赞干净、品种多

“菜场”和“夜排档”,两个貌似都不会太整洁的地方合在一起居然能够成为一个“夜宵佳地”,实在令人意想不到。但这是上海的一次算得上成功的尝试——既然夜市比早市难管,那不妨在夜市上先尝试卖些大饼油条粢饭糕。作为这样思路下诞生的试点,虹口区将实惠的特色早餐开进菜场,并延长营业时间,成为干净卫生的夜排档。经过多方选址,确定在东体育会路上开设本市首家正规夜排档。

其实这家早餐工程店初的定位是面向出租车司机、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大学生,以及附近写字楼里刚结束加班的白领。其中以“近水楼台”的上外学生居多。原本他们也尝过不少校门口的着名“黑暗料理”,但后来还是觉得这里干净卫生,品种也多。油条、豆浆、大排面、小馄饨……师兄妹们“言传身教”,慢慢地来得就多了,甚至还有过奇妙的“红酒配大饼”的中西结合吃法。

要做到干净并不是易事。菜场腾出108平方米的面积,根据夜排档的需要安装厨房设备、煤气管道,铺设上下水管,以及妥善安放排烟管道出烟口和污水隔离池等,并充分听取了周边居民意见,“‘正规军’的油烟、污水排放等不能扰民。”清美公司总监刘万龙说。

在8月份试营业的时候,该店提供的食品还是以“四大金刚”为主的早点,“早餐晚吃”。随着时间的推移,“菜谱”上的品种也在逐渐增加。目前,菜单增加了约三分之一的内容。现在已经拥有“四大金刚”系列、“包子馒头”系列、“水饺馄饨”系列、“商务套餐盖浇饭”系列和“浇头面”系列等,其中前三个系列还供应夜宵,总计大约30多个品种。

“弹性收编”流动摊贩

据虹口区商务委负责人介绍,该店员工中90%以上是外来务工人员,不少曾是“夜排档”摊贩,被清美公司“收编”后成了合同工,这些“游击队员”中不乏技术过硬的“大师傅”,只要略加培训即可上岗。这家正规“夜排档”每天的客流量都超过200人次,监管人员发现,它的出现已经使周边不少无照摊贩萌生退意。 这样的尝试令人欣喜——摊贩被菜场“收编”办夜市,不会扰民,但是,从长远考虑,这样的模式面临选址难、用人成本高等问题。对此,上海市食安办主任、食药监局局长阎祖强回应,将积极推动相关部门将菜场承办早餐工程、“夜排档”的模式继续纳入市政府实事工程。同时,食药监部门将对早餐工程夜市店经营从业人员实施免费培训,并组织大宗原料供应商对菜场中的早餐工程、夜宵供应等,提供食品原料直销,帮助企业降低运营成本。

这是探索夜市排档治理的新办法,不过不是的办法。食安办表示,会借鉴过去的经验,对“夜排档”将采取“弹性收编”方式,探索科学可行又兼具人情味的“夜排档”规范方案。

日前,《上海市食品摊贩经营管理暂行办法》的修订开始公开征求意见,在新的办法中,将特别对夜排档的卫生设施提出明确要求,并列出夜排档“负面清单”,降低食品安全风险。明年,食药监部门也在考虑和几个区县联手寻觅几个夜排档区域,固定时间开放,作为上海探索夜排档的示范点。而这个示范点必须达到两个前提,不能扰民,不影响交通。

这令我们看到了希望——与这座城市有着丰富感情维系的夜市,终于有望告别尴尬的身份。

上海 夜排档

杭州到济南物流专线
测听室
野生桑黄
分享到: